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宾虹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黄宾虹花鸟画札记

2008-08-05 14:43:58 来源:河北教育出版社北京颂雅风文化艺术中心作者:许宏泉
A-A+

  读黄宾虹的花鸟画,我至少会想到以下几个话题:
  一、 黄宾虹花鸟画的历史地位,乃至与齐白石之比较。
  二、 所谓作品与稿本。
  三、 写意的境界及笔墨价值的重新认识。

  一
  可以这么说,黄宾虹的花鸟画一直掩罩在他的山水画和齐白石的花鸟之下。
  可能由于我们善良而中庸的文化心态,花鸟画的这块“金牌”因此颁给了齐白石
  对于黄宾虹本人来说,他可能无意作为花鸟画家。相对山水而言,花鸟毕竟只是一种趣味。古之画人,凡山水大家皆能花鸟而出手不俗,花鸟画家作山水未必出色。前者若吴镇、赵子昂、沈周、陈道复,后者若华新罗、任伯年、吴昌硕
  二
  作为一位山水画家,黄宾虹将传统笔墨推到了极致。
  黄宾虹的花鸟画之所以丰富而蕴藉,无疑得力于他的笔墨之精深。
  黄宾虹确实有心于花鸟画的“复古革命”,具体而言,清末之画坛,花鸟画自扬州诸怪而海派,日落“市井与江湖”(黄宾虹语)。空洞而繁缛的审美时流中,黄宾虹感到花鸟画和山水画一样正在日益衰落。而他以“人弃我取”的独特眼光,注意到了这一现象的根本所在。“道咸同光画,惟文人闺秀,谨守前哲矩騶,尚有笔墨真实可寻……不致与市井江湖恶俗谬迹混淆。”(与顾飞书)。所谓“文人闺秀”,皆写心境,不至迎合而落“市井江湖”。
  黄宾虹可能也看到了画家的“职业化”导致艺术品格无形的困境。这正是黄宾虹多次对扬州画界“抨击”的缘起。
  同时,让黄宾虹怀有特别敬意的却是扬州的陈若木。这是一位在扬州有盛名而后潦倒的“狂疾”画家。我曾在扬州某藏家处,见过他的人物、花鸟册,人物学陈老莲。众所周知,老莲人物细笔为多,但陈若木反其道而行之,粗笔中锋,酣畅圆转,大气磅礴。花鸟中添虫草,大都双钩出之,看似粗,实则细,有一股蕴藉之趣,与时史格格不入,他可谓是出产“八怪”之地的一个异数,故黄宾虹称其画“沉着古厚、力追宋元”,“双钩花卉极合古法”,从这两句评论中可以看出黄宾虹以为扬州画派的衰落正是离“古法”愈来愈远。
  三
  黄宾虹与顾飞书称“道、咸画学复兴,墨法始备,胜于明贤”并举翁松禅、包慎伯、胡石查、吴平斋、赵之谦、陈若木,称其“山水及双钩花卉,超越前人,而画传鲜言”。黄在《古画微》中,涉及扬州画界,亦仅推陈若木一人。
  黄宾虹以上所提诸家,皆当时金石学兴盛时之重要人物,且不论翁松禅、包慎伯他们的人品及政治见解如何。翁最喜他的同乡王石谷画,收藏既多,沉浸益深,日久便好作山水,以书法出之,厚拙颇似王麓台。包慎伯山水不多见,他以花卉擅长,下笔恣肆,且凝重有金石味,这与他们倡导金石之学有关。“深明画旨”,力避时弊,得前贤之“沉着古厚”。
  四
  流连宋元意趣,亦是新安之传统。明宣德间常州孙隆,任新安太守。好作花鸟虫草,承宣和之遗绪,得徐崇嗣、赵昌之没骨法,以彩色渲染,捕风捉影,活泼泼地,勾勒如斫,逸笔草草,生机无穷。其传世之作以新安为多,故黄宾虹所写花鸟,多与之暗合,索其渊源,定有前缘。
  五
  宾虹甚少作花鸟,因为明季及扬州画家之习气主要失之草率,有人称“这是他的一种策略”,吴昌硕、蒲作英乃至齐白石莫不有因为过于草率应酬而近“习气”。
  六
  “以点染写花,含刚健于婀娜”,这是黄的题画句,论其花鸟倒能颇为到位的。
  刚健婀娜,是其用笔之道,所谓“柔内含刚,虚中运实”。舒和遒劲而非一味雄强,稚拙中有朴茂之味,是其有别时人之处。
  “点染写花”是黄宾虹花鸟画“探索”的一个重要点。钩花点叶,以点染之法着色,颇有“积(渍)墨”之美,古艳、丰富,平中见厚,厚而不失雅逸,一去前人涂抹习气。
  七
  宾翁传世花鸟草虫,大致分为两类,一种“钩古”,一为“写生”,罕有所谓“创作”。因此,世人也便不以花鸟画家目之。
  所谓“钩古”,正是他的一个习惯,每每获见古人“粉本”,便信手钩其大意。以写意意趣表现宋元精神,虽不合时尚,但不失古风。
  所谓“写生”,黄宾虹极青睐那些山间野卉,闲花杂草,一一搜罗。正是这些杂卉野花之乡野生机使传统文人画更显生气。
  《黄宾虹文集》中有《黄山析览·卉木禽鱼第四》一篇,所举黄山灵禽异卉多种,生动有致,如:
  山乐鸟   声甚奇异,若歌若答,节奏徐疾,下山所无。
  白 猿   汤岩夫游黄山,弹琴始信峰,有髯而白衣者立其前,谛视之乃雪翁,即猿也,因写《袁公听琴图》。
  云雾草   垂垂岩壁,如丝,浅黄色。
  木莲花   慈光寺前,高柯成围,经冬不凋,花叶皆九出。
  金缕梅   花瓣如缕,翩翩欲舞。
  捻蜡梅   黄如蜡梅,开以春杪。
  旌节花   花在藤上,色作浅碧。
  春 桂   类于山矾,三月盛开。
  璎珞花   清香隽永,有垂柳态。
  山 樱   木本竹叶,实如含桃。
  紫云花   花深紫色,日光变白。
  玉铃花   树高夏阴,白花串串。
  石 兰   一茎一叶,一色一花。
  查菊花   木有芒刺,黄花且实。
  覆杯花   攒生叶底,垂缕髹朱。
  仙都花   一苞数朵,绿心红瓣。
  傲云花   状如木莲,枝叶微馨。
  鹅群花   叶似菰蒋,秋日着花。
  叠雪花   花如剪雪,中含壶卢。
  对照宾翁所写花鸟作品,益见匠心所求。
  正因为黄宾虹的传世花鸟作品,大多是“未完成的作品”,或者说很多是他信手写来的“稿本”,因此而未为花鸟画家乃至研究者们引起足够的关注。那些所谓“钩古”实则“借境”—借古画之意境也。因此很多人认为黄宾虹的花鸟画只是一个小品,或者是稿子,不是作品。这就提出来一个所谓的创作与稿本的问题。其实这种所谓的创作不仅仅是现代院派所倡导的一种艺术的思想,早在宋时就有很多院派的画家开了创作之先河,这些院派的画家以其御用的身份,在某种意义上与当下那些“记者”的功能差不多,因此会有《韩熙载夜宴图》之类所谓的“创作”。这种创作形式被当下的学院派所接受,所提倡,而相对于文人画家所走的路无疑是大相径庭的,文人的随心所欲更强调笔墨的人文关怀和情感色彩在“院派”的“创作”中已无复寻绎。黄宾虹“与陈柱尊书”称:“作画院体者,无气韵生动之致,于遒媚二字少参究耳。”而黄宾虹的花卉则可以看作文人绘画的典范。事实上黄宾老在其花鸟画“领域”显然有其追求,比如他于“积色”的尝试,其浑厚与丰富可谓前所未有。不久前与梅墨生先生对话曾讨论过黄宾虹于花鸟画的追求。(见《中国典藏》2005年第四期)梅以为,黄先生一直想要开一次花鸟画的展览,所以说实际上他的花鸟画是有所追求的,而并非山水之余的“遣兴之作”。如果说他的花鸟作品只是“稿本”,那么黄宾虹的山水画不是也遭到了很多人的非议,认为黄宾虹的山水画也没有经典作品吗?
  说得通俗点,不题款不等于这个作品没有完成,只是一个稿本,这显然是一种误读。黄宾虹的画室里有不少山水画作品不是都没有题款吗?他就等着你们要的时候再来加一个款呢!
  文人画追求的是笔墨情感,而院派则形式内容重于笔墨,这是他们截然不同的取向,这里,我们还要把文人画与士夫画、院体画划分开来。有人认为文人画就是士夫画,吴藕汀先生曾经提出真正的士夫画是院体画,院体画家才是真正士大夫,而文人不一定就是士夫,他们可能是隐居山林,落魄民间的那些“自由职业者”,而最感人的艺术,总是在民间的,因为它具有生活的气息,具有生命的鲜活,具有自由的意识,这一点最难能可贵。而院体的那些士夫们则是心怀目的的,更无“自在”可言的,他们的读者只有一个—皇帝。这正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八
  论黄之花鸟还是要落实到具体作品。
  《湖石草虫》
  金文古籀笔法,墨色饱满,随意而出,奔放而见谨严,所谓折钗股、屋漏痕,所谓浓、淡、焦、枯、渍……丰富之至,而画面所显现的却十分简洁明快,这种强烈的“反差”感是黄宾虹花鸟最耐人寻味的感染。
  上端一髅虫,使画面顿增生机。
  宾翁题画亦有“似乎不似”之语,于此可见宾翁之深味,而非齐白石之“似之工细草虫、不似之花卉”矣。
  吴昌硕虽是苍辣,却无此罨润,齐白石晚年之“浑沌”是笔衰而失控,无此自然天真之化境。蒲华亦滋润恣肆却无此之雅逸沉静,潘天寿之奇崛构图失之刻意,无此天然。
  黄翁此画,将花与湖石杂草全然打碎,随心所欲,浑然一体,石已非石,花已非花,却石与花分分明明,如鹰阿山樵所谓:最分明处最模糊。
  齐、黄事实并没有什么可比性。但在我看来,黄更丰富,这种丰富主要是用笔的内涵。齐则显得直白许多。黄是律诗词曲,齐是新诗歌词甚至民谣。同样流溢着内心的天真和自由,但雅俗有别。
  《花卉册之四》
  在黄宾虹的花鸟中我看到的是一种古艳之美,如青铜古陶之朴,如玉石之润。此亦黄别齐(白石)之处,齐流连民间乡曲,以朴素改变文人画之陈陈相因而益见生机活泼,黄则以古意而丰富文人意趣,又不失士夫品格。
  《月季螳螂》
  稚拙、秀润、沉静、清奇,得力于骨法用笔及其丰腴的用水。前人“没骨花卉”绝无此“嫩金朴玉”之境。
  《花卉册》
  黄之用笔生辣而见丰腴之美,松动而能凝炼,可谓天真烂漫。
  《富贵长春》
  华丽典雅如宋瓷之沉静,三彩之旖旎,或若贵妇之端庄娴静,娇艳而不失矜持之态,令人艳羡而不亵。
  《月季碧桃》
  酣畅华滋,是宾翁钩花点叶之逸品,浑朴中见空灵,墨淋漓,大朴之美,已臻化境。
  《芙蓉桂花》
  芙蓉之美艳,灿若少女之笑。
  我极晕大敌人,艺术批评即其一。
  《黄山野花》
  此写山间野卉,笔墨恣肆,而于这些野趣平实间、倾注文人之雅逸,一片生机。
  《百鸟稿》
  宾翁“写生”,关注花卉虫鸟之仪态风韵,并不刻意其形貌,尤其花间草虫,夸张乃至“走形”,却意趣横生。此法陈若木之趣也。
  黄宾虹在《论徐熙黄筌花鸟画之派别》一文中说:“画者观名花折枝,想其态度卓越,枝梗转折,向日舒笑,迎风欹斜,含烟弄雨,初开残落,布置笔端,不觉妙合天趣,自是一乐。若不以天生活泼为法,徒窃纸上形似,终为俗品。”又“至若写生,但求形似,笔竭工力,而我之精神性灵,皆凝滞于物,直与髹工何异?”
  当我们一一品读黄宾虹的这些花鸟“小品”或谓“稿本”时,我们感受到的正是中国花鸟中少有的内凝之美、勃勃生机,这种品格是从徐渭到齐白石的“大写意花鸟”所缺少的,也是所谓院派创作无法梦见的境界,这境界正可以以“自由”二字论之,这“自由”之境也正是庄子所寓言的“化蝶”。

  许宏泉〖《中国典藏》名誉主编〗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宾虹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