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宾虹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黄宾虹画集贺词

2008-06-24 09:28:46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陈浩
A-A+

  在黄宾虹先生逝世五十周年后的今天,如同他曾预言的那样,他的学画思想、他在艺术创造中的精微内涵,以及他对民族精神文化的未来期待,已渐为世人理解,为世人赞叹。继去年浙江省博物馆为纪念黄宾虹先生诞辰一百四十周年、逝世五十周年,将2005年定为“黄宾虹年”,全年展出七个专题前后共1000余件作品,并成立“黄宾虹研究中心”,以期待更有规模、更有方略地推动黄宾虹研究事业,今年我们选择在深圳、广州推出大型的黄宾虹画展以及新一轮的研讨活动。
  我们之所以非常看重这次在广粤举办的画展和研讨,是因为这于黄宾虹黄宾虹研究都有一种特殊的缘分和意义。我们知道,黄宾虹的平生经历,与粤、港地区的学人、艺术家,紧密相关。生于浙江金华,但青年时随全家返回安徽歙县原籍的黄宾虹,在1907年44岁时,因被控为“革命党”而出走故乡投奔上海,“第一个张开臂膀拥抱他的,是来自广东的邓实和黄节”。因为早已投身反清与社会变革潮流的黄宾虹,与同样具有浓厚革命色彩的学者邓实、黄节“神交已久”,此时会合,立即共同参与了当时在上海乃至在中国最早一批新闻、时政及学术报刊的创办,“以学术鼓吹革命”,革封建的命的同时,“保国族文化的种”,是他们在那个时代转折的关捩处,所共同选择的艰难而复杂的文化使命。这是黄宾虹与广东学人结为同道的缘分开始,这种缘分竟然就此延展开来而持续了一辈子。比如1912年,广东高剑父、高奇峰兄弟经朋友介绍来上海,请黄宾虹襄办兼容时政与艺术的杂志《真相画报》。虽然黄宾虹很赞赏高剑父“艺术救国”的抱负,但艺术变革的主张和方向,却与之大相径庭,于是一场深刻影响近代画史的论争也由此发端。也就在这一年,黄宾虹与友人共同发起以“保存国粹,发明艺术”为宗旨研究金石书画的团体“贞社”,时在广东的蔡守、黄节、邓尔雅等一班重视史学与考古的学者、金石家朋友起而响应,成立分社。正因为黄宾虹与“折中派”高剑父,与“保存国粹”的传统派诸学人皆有良好的交流关系,所以,黄宾虹非但要“革封建的命,保国族的种”,更要重建文化、艺术的新生命、新高度的画学思想,在与各派的互动、探讨中,渐次明晰起来。尤其进入20世纪20年代以后,他参与了由潘致中、黄般若、张谷雏等发起的“国画研究会”,并先后两次在赴广西讲学后转道粤、港,会晤同道诸友,促膝深谈,不仅拓展了影响力,更带动了年青一代新生力量,同时也在这种晤谈、探讨的过程中,完整、壮大了自己的思想体系。1937年以后的十年间,黄宾虹身处日寇铁蹄下的北平,情志郁愤,生活异常艰难。这期间,除徽歙、上海的故友外,来自粤、港旧雨新知的慰藉、鼓励,包括经济上的接济,都是他一家挨过那段艰难岁月的珍贵援助。不但能从他们往还的信函中可感知这份隆情厚谊,从粤、港诸友人所保存下来的黄宾虹为之精心绘就的画作,即可知黄宾虹当年深系于心的知遇与感激之情。
  我们知道,无论黄宾虹在世或身后,无论其知友或黄宾虹自己,都有过“独行无侣”的寂寞感慨,但在粤、港两地,可称为“黄迷”的追随者,他们的热情有着近一个世纪以来的绵延,从来没有“冷”过。在这个神州大地的所谓“南国”,“南国人”从来就有的变革、活跃、敢为天下先的地域禀性,与黄宾虹的理想、抱负、天下襟怀,一定有着天然的亲和与合拍。今天我们在这里举办展览和研讨,必然会讨论到黄宾虹的画学思想、艺术创造与粤、港地区的近代艺术发展史,有着怎样的因缘际会,当然,在新的时代际遇面前,更重要的是,我们将如何把黄宾虹的中国画学思考继续下去,而且出发点,当仍然是“保国族文化的种”。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宾虹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